教程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头条

央务区块链是什么?何为央务区块链

央务区块链是什么?何为央务区块链
央务区块链是什么?何为央务区块链,从狭义来讲,央务区块链是一种按照时间顺序将数据区块以顺序相连的方式组合成的一 种链式数据结构, 并以密码学方式保证的不可篡改和不可伪造的

央务区块链是什么?何为央务区块链,从狭义来讲,央务区块链是一种按照时间顺序将数据区块以顺序相连的方式组合成的一 种链式数据结构, 并以密码学方式保证的不可篡改和不可伪造的分布式账本。

从广义来讲,区块链技术是利用块链式数据结构来验证与存储数据、利用分布式节点共识算法来生成和更新数据、利用密码学的方式保证数据传输和访问的安全、利用由自动化脚本代码组成的智能合约来编程和操作数据的一种全新的分布式基础架构与计算范式。

将数据库的结构进行创新,把数据分成不同的区块,每个区块通过特定的信息链接到上一区块的后面,前后顺连来呈现一套完整的数据,这也是“区块链”这三个字的来源。每一个区块上记录的交易是上一个区块形成之后、该区块被创建前发生的所有价值交换活动,这个特点保证了数据库的完整性。第二,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一旦新区块完成后被加入到区块链的最后,则此区块的数据记录就再也不能改变或删除。这个特点保证了数据库的严谨性,即无法被篡改。

杭州复杂美副总裁曹競认为,央务区块链通过信任降低交易成本,它的代价就是效率问题。央务区块链技术不断修正找一个平衡,效益和信任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说起央务区块链,最广为人知的应用恐怕就是比特币了。事实上,在比特币出现之前,已经具备了区块链的技术来源,包括P2P网络技术、非对称加密算法、数据库技术和数字货币。其中,P2P网络技术是区块链技术架构的核心。在P2P网络中,各节点的计算机地位平等,每个节点有相同的网络权力,不存在中心化的服务器。所有节点间通过特定的软件协议共享部分计算资源、软件或者信息内容。

而在数据存储和传输的过程中,各节点之间的信任是通过使用非对称加密的公私钥来构建。其中,公钥用于发送方加密要发送的信息,可公开发布,私钥则用于接收方解密接收到的加密内容。在整个传输过程中,发送方通过接收方提供的公钥对明文信息进行加密传输,到达接收方处,再通过私钥解密,获得明文信息。

2020年会成为区块链风口吗?3月18日消息,央企国家电网的子公司国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疫情期间,依托可信区块链公共服务平台,全面推进了区块链技术在物资采购、金融服务和项目管理等场景的应用,助力企业复工复产。而作为复工复产的先锋军,3月初时,国资委监管的央企复工复产率便已超90%,在央企的带动下,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率也在稳步提升。

同时,央企作为产业“火车头”的带动力,也作用于区块链领域,央企参与的区块链正在协同产业链的中小微及服务机构快速上链。中国链网的雏形已经显现。

互链脉搏在去年春季时便有梳理央企的区块链行动 ,当时的97家中央企业中,有近五分之一的企业发展区块链。时隔近一年,又经历了“1024”,互链脉搏统计,当前的96家央企中(截至2019年12月,国务院国资委管理),已有32家明确涉足区块链领域,占比升至三分之一。

2019年下半年央企大举进军区块链,半数涉足供应链金融

互链脉搏观察到,2018年央企在区块链领域以探索和尝试为主。但到2019年,央企更多的参与到区块链的应用实践中,特别是“1024”后,央企成为“国家战略”执行的重要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央企已开始设立区块链子公司。2019年8月,国家电网公司在央企中率先成立了区块链专业公司——国网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子公司的设立不同于项目、部门、小组,其本身就需承担起业务发展的责任,且子公司的发展还关乎到母公司的盈利考核情况,此举已经说明央企将区块链看做一个产业。

不仅如此,2019年,央企在区块链应用落地方面也实现了较大的突破。

落地项目中,央企参与最多的便是区块链供应链金融。我国实业类央企的主营业务领域较为广泛,但在探索区块链时,企业重点聚焦的仍是金融方向,尤其是有望率先产业化的供应链金融方向。互链脉搏统计,当前涉足区块链的企业中共有16家央企参与了区块链供应链金融项目的建设。

就在上个月,2月24日时,中粮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中粮信托便上线了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据悉,这一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是由腾讯旗下公司,利用区块链等技术为中粮信托打造。

且在2019年时,央企的区块链供应链金融实现了爆发式发展,项目集中落地。

2019年3月,原央企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CSIC,现被整体划入央企中国船舶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中国船舶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与上海银行签署了供应链服务合作协议,一同为CSIC上游供应商开发基于区块链的在线供应链融资平台。

同年8月,国家电网在央企中率先成立了区块链专业公司——国网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并开展了“电e贷、电e票”等区块链+供应链金融的业务;9月,中国华能集团公司旗下的华能智链与华为合作,搭建了以区块链技术为底层支撑的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能信”平台);同月,攀钢集团(鞍钢集团子公司)旗下的智慧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正式启动,成为中西部地区首款基于核心企业的区块链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

2019年12月时,中国中车、中国铁建、国机集团等11家央企,联合金融机构、地方企业成立的中企云链,发布了基于区块链的供应链金融应用产品“云存证”,旨在推动单一供应链金融平台生态迈向联盟生态。

而央企之所以首要探索区块链供应链金融领域,其实与其所承担的企业责任和所拥有的发展优势相关。从责任角度看,央企不会太关注短期利益,但发展求稳,央企的区块链尝试往往会率先应用于非核心业务上,而已有较多先行者探路、前景可预判的供应链金融领域便成为首选。

从优势角度看,相较于其他企业,央企具有更大的影响力、更丰富的资源,在区块链供应链金融这一赛道上,能够将央企的资源转化成供应链上的能量,赋能更多企业。

而在2018年时,中国交建、宝武集团也已对区块链供应链金融展开探索,并广泛应用于自身的供应链体系。

同样是金融领域,央企不仅广泛参与了区块链供应链金融项目,更有涉足资产证券化业务。

早在2017年时,中国华能集团旗下的华能信托便与百度金融、佰仟租赁等合作方联合发行了区块链技术支持的ABS项目;2019年11月,攀钢集团发行了惠信供应链定向资产支持票据(“ABN债”),此债券是运用区块链技术穿透服务产业链多级客户的资产证券化项目;同年12月,宝武集团首单区块链ABS设立,是中国宝武及旗下的欧冶金服应用区块链技术,首次面向公开市场输出产品和服务模式。

此外,同金融领域中的供应链金融一样,在政务领域中也展现出较强产业化潜质的区块链电子发票方向,也是央企发展的重点方向。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航天信息,就曾表示,电子发票已成为其区块链技术的主力应用。且近日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航天信息还表示,中标工信部关于区块链电子发票的示范应用项目后,已按照项目推进的指导意见,完成了系统的设计与研发工作,并在部分地区进行了试点工作。

另在2019年1月时,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的南网电动汽车公司在深圳开出了全国首份充电电费区块链电子发票;同年4月,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招商港口在蛇口集装箱码头上线了中国港口第一张区块链电子发票。

除金融、税务方向之外,与央企本身业务结合较为密切的是区块链能源方向。事实上,能源央企也一直是央企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现有的96家中央企业中,能源央企占到四分之一。因而推进能源类区块链应用的项目也较多,在当前统计到的央企区块链项目便有6个涉及能源业务。

底层链建设提上日程,国家“链网”雏形初现

在央企区块链应用探索逐步铺开的同时,底层基础平台的建设也被提上了日程。截至目前,2020年便已有2家央企提出了建设区块链底层平台。

今年2月份时,中国船舶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中国船舶工业系统工程研究院,与纸贵科技达成了合作,双方将一同完成“面向数据共享的区块链底层平台”的研究和开发工作。

此外,据华润集团守正电子招标平台2020年3月初的公告显示,众享比特中标了华润集团旗下润联软件系统(深圳)有限公司的“华润链区块链基础链建设”项目。

而在此之前,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子集团中国网安、国家电网、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旗下的航天信息等,也均有在推进区块链底层平台的建设。

对于底层平台建设的需求,其实是央企对于打牢国家区块链发展根本的需求。中国的区块链发展不同于国外,我国区块链的推进更像是“自上而下”的改革,央企处于这个过程中较为根基的一环。

各行业央企对于区块链底层平台的探索,将促进石油石化、通信、电力、交通运输等多行业区块链基础设施、区块链网络的形成。这构筑了中国区块链“链网”在行业垂直领域的链条。

互链脉搏梳理,除11家央企参与的中企云链外,当前,另有数十家央企参与了6项行业区块链联盟。且这些联盟、平台的建设同样集中在2019年下半年。

2019年7月,中远海运集运与全球领先的航运管理软件解决方案供应商CargoSmart在内的9家航运业运营商,签署了全球航运商业网络(GSBN)服务协议,建成了航运业首个区块链联盟。

2019年8月,中远海运港口所属广州南沙港务海港码头公司,同中科院、中航科技有限公司等合作研发的“粤港澳大湾区南沙智慧港口区块链平台”上线并开放试用。

同期,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携手中核集团、航天科技、中国石化、中国海油、南方航空、中国五矿等51家央企共同发起设立了央企商业承兑汇票互认联盟。联盟搭建的商业票据流通平台“企票通”,便是通过区块链技术促进央企商票安全高效流转。

2019年9月,中化集团和中国石油集团等8家中外公司组成财团,筹集了1500万美元资金,用于搭建支持石油贸易的区块链平台。

其后10月份,国家信息中心牵头,连同中国移动等单位,发起并建立的区块链服务网络(BSN)开启内测,并将于2020年4月正式上线商用运营。该网络旨在提供一个可以低成本开发、部署、运维、互通和监管联盟链应用的公共基础设施网络。

11月消息,首都机场与国际航空电讯集团、国航、东航、上海机场将共同探索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项目。

上述区块链合作联盟,尤其是企票通、区块链服务网络(BSN)等平台,促成的是链与链之间的交互,形成了“链网”横向交互的链条。

基于区块链基础平台、区块链合作联盟的发展,当前我国“链网”纵深方向的基本框架已现雏形。而在此基础上,未来地方政府诸多政务项目若上链,将成为这一“链网”间更为密集的节点,可将网络纵深方向更为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央企区块链发展辐射中小企业

从应用到底层平台,央企的区块链发展,不仅作用其自身,同样辐射了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小企业。

一方面,央企的区块链项目,直接服务于中小企业等主体。

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国家电网、中国华能集团公司、攀钢集团等央企的区块链供应链金融项目,便是旨在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题,为其发展助力;航天信息承建的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智慧政务一体化商事登记秒批系统,则是帮助企业便捷完成商事注册登记。

另一方面,央企项目的发展,也会自然而然的带动区块链这一链条上中小企业的发展。

如近年在农业方面实现落地的“中粮链橙”,该应用是中粮集团运用区块链技术的特性赋“信”于农作物。区块链在防伪溯源方面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经济效益,助力赣南脐橙品牌相关企业的发展。

以及此前,中国保利集团旗下的中国食品工业(集团)公司,与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优质食品企业、多家食品信息追溯公司共同建立了中国食品链,该链由多中心化地方监管机构共同维护,一定程度上也带动了链条上相关食品企业的发展。

当前,已可见央企对中小企业的区块链辐射力,其在2020年的推进值得进一步关注。

区块链如何为农作物生产与售卖带来新的机遇?由于担心COVID-19可能限制一些主食的供应,购物者在全球各地的货架上抢购面包和面食,GrainChain的数据显示,虽然从非洲的干旱到北美的劳动力短缺,再到亚洲的定量配给,这一切都是罪魁祸首,但另外还有一个因素,即墨西哥比索膨胀,可能导致了另一种谷物困境。

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石油战导致油价持续下跌,致使墨西哥比索兑美元汇率下跌了30%,墨西哥牧场主和其他依靠谷物喂养动物的生产者的购买力下降了很多。

据现年39岁的GrainChain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Luis Macias称,该公司每天跟踪数百万磅的谷物运输。

结果,尽管数据显示德克萨斯州似乎有很多谷物,但购买量却急剧下降。加上人们担心即使下了订单,卡车司机也可能不愿意或不允许下达订单,导致月销量减少了76%。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