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程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项目

区块链社区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有区块链社区?

区块链社区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有区块链社区?
区块链社区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有区块链社区?打着不同名号的奖励、邀请企业入驻提供服务、提供去中心化价值交换服务,这些所谓的区块链社区到底是什么鬼?这要从公有链说起,在琳

区块链社区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有区块链社区?打着不同名号的奖励、邀请企业入驻提供服务、提供去中心化价值交换服务,这些所谓的区块链社区到底是什么鬼?这要从公有链说起,在琳琅满目的数字货币中,虽然有大部门都是空气币、山寨币,但也有一些背靠公有链和实际落地应用,被视作拥有长期实际价值。例如,以太币就是基于以太坊,养猫游戏《CryptoKitties Sales》也是以太坊上的一个应用。

诸如量子链、拓扑链、XX链,包括前不久被约谈而夭折的人人坊,都是类似的逻辑。为了增强自家公有链的可信度(币的价值),需要多个类似《CryptoKitties Sales》落地应用的加入。

从时间线来说,无论是公信宝(布洛克城)还是星球基地,都是受到了人人坊关于开放社交网络平台构建的启发。

以数字货币作为吸引新用户、激励老用户和应用开发者的手段,搭建拥有直播、社交游戏、其他商业应用的区块链社区。

区块链社区的存在,其实更类似于一种像公司的组织形式。现代企业的经营模式大都是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也就是职业经理人取代了传统的家族式经营方式,这是现代企业改革的进步。而随着区块链的出现,区块链社区的成立又使得企业经营多了一种组织形式。区块链社区是区块链发展的需要,但同时,区块链社区的存在又引发了一系列新的关于利益冲突的问题。

区块链的社区模式其实构成了一种非常特殊的新的组织模式。在某种意义上讲,它更加契合了Jensen and Meckling(1976)对组织结构的定义:合同的集合。只不过在很多场景下,这种合同编写为计算机代码。

以比特币社区为例,整个社区的运作是由一套开源的计算机代码管理的。这些计算机代码,就是管理整个比特币社区运作的合同,并没有除了合同之外的专门的管理者。中本聪虽然是比特币项目的发起人,可以理解为传统公司的创始人,但是比特币社区的决策并不由他决定。而他即使消失了,也并不影响比特币社区的继续运转。在比特币社区中,所有参与人,包括矿工以及在链上转让比特币的人,都是项目或者社区的利益相关人。而这些项目参与人同时因为拥有比特币而成为这个项目的股东。比特币的价格上涨,将带动所有项目参与人的财富增长。

共识机制决定区块链社区的公司治理模式。鉴于区块链项目中没有传统意义上的两权分离,它也就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管理人与所有权人之间的委托代理问题。这也是区块链这种去中心化的组织形式有别于有限责任公司的地方。

区块链分叉是在项目决策出现分歧时产生的现象。区块链是通过一个个区块相连来完成交易记录的,每个区块之间链接形成一条链,而币则是链上自然产生的交易媒介。通常当社区面临一些决策的时候,需要通过事先决定的投票方法完成投票,但是不同意某项决策的参与人也可以按照他们认同的决策方式按照一条新的链条继续记录交易,这时候就产生区块链分叉。分叉产生的不同的链条是否可以存活下来取决于是否有足够多的参与者认可某条链条而愿意沿着这个链条继续书写交易(挖矿)。

区块链分叉使得有不同意见的参与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见运营,但是分叉本身也影响了区块链社区的发展。如果把区块链社区理解成一个国家,可以把区块链分叉理解成国家分裂。分裂时,所有公民取得双重国籍。但是,多数参与人由于时间资源所限只能再一个社区活动,分裂后的社区导致力量的分散,从而根本性地影响社区的发展。如何避免区块链社区产生分叉是区块链社区治理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据了解,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在今年2月26日正式投入使用“社区民警智能名片”。这是对警民联系卡的升级,开通了智能名片业务,给各片区的社区民警和驻校民警都配备了带防伪身份二维码的智能警民联系卡。手机扫描了民警的个人二维码之后,手机屏幕上立刻显示出了民警的个人信息,以及所属派出所的报警电话。民警信息二维码的背后,是中国电信智能名片提供的技术支持,该方案由一套基于区块链的三级身份认证系统,以及基于微信的名片管理工具组成,在身份防伪和数据安全方面具有业界领先的优势。

在这场严峻的新型冠状肺炎防控阻击战中,除了忙碌在第一线的医护人员之外,各地社区基层也是不可或缺的中坚力量。他们不仅要对辖区的返乡人员、外来访客进行信息登记,监控每一户每一人的实时健康状况,还要为隔离在家的群众供应生活必需品,巨大的工作量可想而知。值得庆幸的是,区块链技术终于在这件事上发挥了价值,带来了便利。

助力社区防疫,服务2万人次

2月3日, “智慧临小二”平台上线,并落地上海临汾街道20个社区,服务2万多人次,涉及688个商户,3000-5000的复工人员。该平台基于区块链技术,使用电子签名并后台存证,具有不可篡改的特点,目前包含口罩预约、回沪登记、健康打卡、访客登记、社区关爱5大功能。

首先,原本需要触摸纸笔的事项由此变为“全程非接触”,平台上线5分钟内1200户家庭实现线上预约购买口罩,减少社区居民因排队购买、领取口罩造成的交叉感染风险。

其次,平台为基层干部节省了时间,提高了效率。原先居委干部填写统计表平均需要15分钟,现在1秒钟就能轻松生成表格。而已回沪登记的人员只要向门卫出示登记页面即可通行,减少反复询问,有效提高排查效率。

最后,系统将各类零散数据整合后形成“大数据”,居委会可以关注到节后未返程的家庭,制定人员排查方案,具有针对性和有效性。而且数据上链后,能够清晰显示行为轨迹,大量数据累计后可显示疫情前后变化。

据悉,该平台在研发和设计过程得到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智慧城市与电子治理研究所倾力支持和帮助,由上海有倕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承建。

区块链赋能的优势与展望

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智慧城市与电子治理研究所周向红教授告诉巴比特,区块链技术赋能基层治理具有4大优势:

1.基于区块链技术具有行为级存证、可信数据和数字身份隐私保护等优点; 2.协同多个组织的异构系统,实现跨机构、跨业务系统的业务协同; 3.方便管理部门进行查验和对内部数据共享情况审核; 4.为政务部门内部数据开放共享、审核、监督、管理提供有效技术手段和管理机制。

如此多的用户关键信息上传,如何做到隐私保护呢?面对我的担忧,周向红解答到:

“平台从数据采集、存储、使用3个环节进行了设计。一是平台对数据采集和管理设置了权限,不同权限的管理人员对数据的可见程度不同;二是数据存储使用可信的第三方云存储平台,在数据传输方面采取了加密传输和加密存储。三是采用多租户体系和用户角色访问控制,将不同社区的数据分离,保证不同社区之间的数据的独立拥有。”

当前,大多数社区面临返程,复工高峰,面临同样的问题,如果能实现无接触、一码通、一站式服务,可以减少交叉污染,减轻居民基层干部的压力、大量数据在隐私获得保护前提进行使用,为科学决策将提供基础。这套系统可以部署按在云上,以SaaS的形式服务于多个社区。

Ethereum Classic Collective(ECC)董事会成员 James Wo 今日宣布,其已决定离开这家专注于以太经典(Etheruem Classic)网络的非盈利研究组织。

Odaily星球日报注:ECC 的主要作用是管理来自灰度投资旗下以太坊经典信托基金提供的资金,这些资金用于ETC的发展、社区运营。

James Wo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很遗憾,出于原则考虑,我必须辞去董事会职务,辞职声明即刻生效。我很不情愿地得出如下结论——执行董事 Bob Summerwill 缺乏建立这个组织所需的正直和判断力。”

据悉,James Wo 是 ECC 的三名董事会成员之一,另外两名为 Digital Currency Group 首席执行官 Barry Silbert 以及 Cody Burns,后者是以太坊核心的长期支持者,也是埃森哲(Accenture)区块链架构经理。此外,James Wo 还是以太经典研究组织 Ethereum Classic Labs (ETC Labs)的创始人,

除了辞职声明外,James Wo 还表示将停止向 ECC 提供资金支持——“我在 2018 年向 ECC 提供了大量资金,并准备在 2019-2020 年期间继续这么做。但 Bob 不断公开攻击我们及我们的合作伙伴,同时私下向我们寻求资金,这使得一切(资金支持)不再可能。”

就在数小时前,以太经典刚刚完成首次区块奖励减产,区块产出由每区块4 ETC降至3.2 ETC。截至今晚23:57.ETC 于火币报价 4.59 USDT,日内跌幅 0.92%。

ETC社区成员Chao Du就此评论表示:“James 的退出对 ECC 将产生巨大影响。他是 2017年后为数不多的 ETC 坚定支持者之一。亚洲方面主要都是由 James 负责。美国方面则主要是 Terry Culver(ETC Labs首席执行官)在推动与以太坊之间的一些合作。”

矛头直指 Bob Summerwill

James Wo 表示,其辞职完全是由于“Summerwill 的无能和管理不善”。在声明中,James Wo 指责 Summerwill 任人唯亲,且未能实现扩充 ECC 资金的基本目标,还使用组织资金推行个人议程。

James Wo 称:“(ECC)在预算、运作和项目方面缺乏透明度。一直以来都存在着财务管理不善的问题,包括为一些没什么价值的“宠物”项目提供资金,差旅开支持续不停,而这些开支似乎更像是私人事务。”

此外,James Wo 还指出,Summerwill 支持将现有的 PoW 挖矿算法 Ethhash 转变为 SHA3 ,这是 Summerwill 追求个人目标的一个典型例子,在这一情况下,就是不计后果地去做与以太坊相反的事情。

据悉,Summerwill 仍在继续推动这一转变,即使社区在去年 11 月的一次讨论中未能就这一转变达成协议。根据 Summerwill 2月份发在一个名为“#Core”的聊天群组的记录显示,Summerwill 在描述以太经典下一个硬分叉时提到将会包括 SHA3 提议,尽管 James Wo 指出这一提议未经讨论,更未达成协议。

ECC 是否透明?

与此同时,James Wo 指责 Summerwill 没有向其或董事会提供任何财务报告。美国法律要求,非营利组织需要向国税局提交“Form 990”表格,以保持其免税地位。

ECC 确实曾提交了 2018 年的表格,James Wo 也表示这是他能得到的唯一一份报告。不过,ECC 确实也发布了 2018 年的年中及年终评估,并在报告中透露该组织在 2018 年底拥有约 53 万美元现金。

今年 1 月,DCG 子公司 灰度投资(Grayscale Investments)宣布,将把对 ECC 的财务支持再延续两年。自 2017 年以来,该公司已向该组织捐赠了约 100 万美元。根据 ECC 2018 年的年终报告,2018 年下半年,该公司接受了 25 万美元捐赠,其中 1.5万 ETC 被登记为“其他捐款”。

目前还不清楚这15000 ETC中的一部分是否是 James Wo 的贡献。

与此同时,ECC 承诺在 2020 年 3 月灰度公告发布之前,发布 2019 年全年的透明度报告,但在 ECC 网站上目前无法找到这一报告。

James Wo 最后表示:“我不会轻易做出这个决定。我尊重 Bob 的经验。但是,凭良心说,我不能继续与这样一个组织为伍,它的执行董事分裂了我们的社区,缺乏诚信,只顾自己。ECC需要一个有经验、专业、能与他人合作的领导者。”

在发布辞职声明之后,James Wo 本人现身社群,并强调只是离开ECC,并不是要离开ETC——“我仍然会全力支持 ETC 的发展,并将持续关注 ETC Labs 和 ETC Core 的工作。但 ECC 已经没用了,只有破坏性,我必须离开 ECC。”

1年前的5月,FCoin带着“交易即挖矿”模式杀入交易市场,很快席卷整个行业。但是由于模式的缺陷,从高光走向“沉寂”,FCoin只用了几个月时间。然而,FCoin并没有真的沉寂。从今年年初开始,FCoin在社区化方面不断发力,并接连推出“可持续挖矿”、新的收入分配方案以及“理财挖矿”。随着FT的价格节节回升,投资者们似乎听到了FCoin归来的号角。

5月24日,FT团队联手共识实验室在香港发布FT公链及生态,FCoin归来的号角正式吹响。时隔许久,FCoin创始人张健再次公开亮相,正式发布FT公链。他介绍称,FT公链以创新的CB-DPos共识机制为基础,支持一键发行原生资产,支持复杂结构的协议资产和子资产。在权益分配方面,FT公链更是将80%的记账手续费分配让Token发行方和合约发行方。张健宣布,测试网络将于6月6日上线,主网切换将于6月16日启动。同时,FT社区还与共识实验室联合发起成立1亿人民币规模的FT生态基金。

经历了FCoin的大起大落,发布会上的张健面带微笑,举手间透露着风雨后的淡然,演讲中不时蹦出的小玩笑让整个会场的气氛异常轻松。参会社区成员的欢呼与鼓掌也印证了演讲中张健的话:“我并不孤独。”一路走来,张健背负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压力,淡然中却满满都是坚定异常的信仰。张健认为,FCoin的终极使命就是用科技捍卫每一个人的权利,用科技推动公司向社区进化,用科技让每个人获得自己应得的激励。

FCoin发布FT公链也引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当前主流交易所都在做公链,那么交易业务和公链到底孰轻孰重?CSDN副总裁孟岩在现场的圆桌论坛上认为,公链大于交易所的结论本身没有问题,但为什么这样一个清晰的结论在很多人看来有问题是值得思考的。原因是到目前为止,交易所还是最赚钱的业务,有明确的盈利模式。而之所以这样,主要是因为我们的数字货币在支付这个领域没有发展起来。还有一个缺位就是借贷。这些货币各种各样的生态,或者各种各样的形态,我们今天的通证机制或者体系里面还缺得很多,缺得很厉害。当那两个位置上面有流通,逐渐这个机制成熟之后,大家一定会认为那个是我们整个社会一个操作系统,而交易所只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模块,但是是一个支柱性的模块。香港区块链协会主席梁捷扬则表示,交易所应该只是一个暂时的手段,而不应该成为一个目的,最后的目的一定是公链。他认为,在未来最好的经济社会架构下,交易所会完全不存在。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