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程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独家

区块链如何解决信任?区块链的信任究竟来自哪里

区块链如何解决信任?区块链的信任究竟来自哪里
区块链如何解决信任?区块链的信任究竟来自哪里,区块链解决的核心问题不是数字货币,而是在信息不对称、不确定的环境下,如何建立满足经济活动赖以发生、发展的信任生态体系,关于

区块链如何解决信任?区块链的信任究竟来自哪里,区块链解决的核心问题不是数字货币,而是在信息不对称、不确定的环境下,如何建立满足经济活动赖以发生、发展的信任生态体系,关于区块链的项目应用,很多人的印象停留在可信任和不可更改但是这些可信任的前提是所有数据已经在链上,如果不能保证上链前数据的真实性,那上链带来的信任感可能只是助纣为孽的弄假成真为了解决信任问题,我们常能想到食品安全问题,常想到可能在食品溯源的区块链应用。

由于区块链本身是一个去中心化系统的世界,区块链对外界信息不了解,外面的信息如何输入到区块链里,众多区块链节点如何接入外部信息,是否变成中心化方案,这个都会有很多变数。

简单说,区块链项目的业务核心逻辑在智能合约。先来看近期挺多人讨论的 quot;预言机 quot;.智能合约的参数输入来源在预言机。

人们之所以要建立合约,主要原因在于他们不能完全信任合作的双方,简单的口头协议不具备法律效益,只有合约才能证明双方之间的交易是合法的。传统合约的语义是由两个要素组成:一个是操作语义,用来对合约操作进行解释;另一个是指称语义,是对合约的非操作性法律进行解释。

尽管区块链的概念自上个世纪便已提出,但实际上到2011年比特币首次出现,区块链才真正开始被重视。就发展阶段而言,区块链还是个婴儿,还在成长。最初的比特币里是没有智能合约的。那时的比特币只是一个点对点的支付手段。

不可否认,智能合约和预言机目前都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在落地方面也受着各种诟病,但正如7年前谁也不会想到比特币从一个只是小众极客圈里的产物变成世界性话题一样,谁知道智能合约和预言机以后能发展到什么地步呢?今天的我们或许都是历史的见证者,我们在见证未来。

慈善机构与非营利组织在人类社会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公益的规模以及辐射范围的到空前放大,随之而来的公益丑闻也紧随其后。

因为缺乏监督,在公益众筹项目中,骗捐、诈捐等乱象频发。我们经常听到娱乐圈的某明星诈捐的新闻,虽然不知真假,也在进一步地打击着公众信任。

长期以来,公益项目都存在信息不透明和信息造假等问题。但这一点,并没有因为互联网的出现而改变,反而因此变得更严重了。

随着社会发展的推进,人们把目光投向了区块链技术。由于具有不可篡改、可追溯等特点,在很大程度上,区块链可以解决信任问题,完善问责机制。

区块链可以将慈善公益项目相关的信息分布在网络各个节点上,目前没有什么技术能同时篡改整个网络上51%以上的节点数据,这样杜绝了某一个组织或个人操控一个慈善公益项目为自己谋求利益。

区块链技术,它是解决问题的一剂良药吗?如何解决在公益项目中的信任问题,让其全程公正、透明?

日前,民政部印发《“互联网+社会组织(社会工作、志愿服务)”行动方案(2018-2020年)》(下称《方案》),着力在未来三年(2018年-2020年)将《“互联网+民政服务”行动计划》的相关任务部署贯彻落实到位,致力于推动“互联网+”在社会组织、社会工作、志愿服务、慈善募捐等领域健康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互联网+慈善募捐”成为未来工作重点之一,民政部指出要探索区块链技术在公益捐赠、善款追踪、透明管理等方面的运用,同时也将区块链技术纳入2018年工作安排中,主要是运用区块链技术实现“慈善平台”平台升级改造。

在主要举措上,《方案》提到,利用区块链技术特点来实现防篡改的慈善组织信息查询系统。具体包括三个方面——

一是推动互联网募捐信息规范发布,指导公募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之间开展对接,打造便捷、规范、畅通的筹资渠道,为慈善组织筹措善款、扩大影响提供规范指引;

二是推动慈善组织信息统一公开与透明查询,探索区块链技术在公益捐赠、善款追踪、透明管理等方面的运用,构建防篡改的慈善组织信息查询体系,增强信息发布与搜索服务的权威性、透明度与公众信任度;

三是推动慈善捐赠联合激励与惩戒,推动备忘录各参与部门及相关互联网平台向慈善组织、捐赠人提供多种优惠便利措施,并联合惩戒诈捐、骗捐等失信行为,保障公众合法权益。

区块链应用于社会公益,可以通过高度透明性提高慈善机构的公信力,并能利用智能合约,使得公益行为完全遵从预先设定的条件,更加客观、透明、可信,杜绝过程中的造假行为。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未来,区块链技术应用于公益中,赋予更多的功能,将透明度、隐私性和安全性多方面优化革新。民众将更有热情参与公益项目,而不是担忧自己是否被骗。

未来的区块链公益之路还很长,相信构建出这样一个高信任感的公益生态系统,我们的公益初心将得到更好的体现。

区块链技术可以解决信任危机?世界经济论坛区块链负责人表示是真的,据Cointelegraph 6月1日报道,世界经济论坛区块链和分布式分类帐技术负责人希拉·沃伦(Sheila Warren)在接受采访时称,区块链可以解决全球日益恶化的信任危机。

沃伦认为,公众对政府、银行、媒体和美国机构的信任“正在迅速侵蚀”,而善用区块链就可以解决这一问题:

区块链技术可以为第三方团体提供访问信息和进入的渠道,继而审计真实状况。这可以帮助机构重建信任。

随后,沃伦解释说,她相信实施此类审计系统需要许多工作且不易,但它能够带来巨大的好处,即证明公共流程的公平性和媒体的真实性。她还表示,如果不能妥善解决,那么信任危机将产生深远影响:

公众信任降低是我们面临的最大危机之一。因为,这将导致社会迅速走向无政府状态,这是一个严重问题。

同时,沃伦还承认她曾持有过比特币故事“几乎像一个笑话”,但她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将比特币和区块链联系起来,直到后来她才了解区块链。她说道:

从我们第一次购买比特币到我理解什么是区块链之间,大约花了三年的时间。

沃伦还指出,世界经济论坛最近成立的六个理事会,致力于推进第四次工业革命,其中包括区块链技术。这也说明世界经济论坛是世界领导人信赖的地方,他们愿意在这里试验和分享所面临的技术挑战、关注和成功实例。

本月初,有消息称世界经济论坛已与100多家全球供应链和物流领导者合作,以标准化行业中的区块链应用程序。

在2008年首次提出的比特币白皮书中 , 化名中本聪的人总结道:「我们提出了一个不依赖中介信任的电子交易系统。」他指的是区块链,比特币加密货币背后的系统。规避信任是一个伟大的承诺 , 但事实并非如此。是的,比特币消除了信用卡等其他支付系统所固有的某些可信的中介。但你仍然要相信比特币 —— 以及它的一切。

关于区块链以及它如何取代、重塑或消除信任 , 已经有很多著述。但是 , 当你分析区块链和信任时 , 你很快就会意识到,炒作远高于价值。区块链解决方案往往比它们要取代的方案还糟糕。

首先需要提醒的是,我所说的区块链 , 是指非常具体的东西 : 构成公共区块链的数据结构和协议。它们有三个基本要素。第一个要素是分布式而不是中心化账本(蓝狐笔记注:分布式有多份副本,中心化则只有一个账本), 这是记录所发生事情和事情顺序的一种方式。这个账本是公开的 , 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阅读,而且不可变 , 也就是说 , 没有人可以改变过去发生的事情。

第二个要素是共识算法 , 这是一种确保账本的所有副本都相同的方法。这通常被称为挖矿,系统的一个关键部分是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它也是分布式的,这意味着你不必信任共识网络中的任何特定节点。无论是在数据存储还是在维护数据存储所需的能量方面 , 它也可能极其昂贵。比特币拥有迄今为止世界上最昂贵的共识算法。

最后 , 第三个要素是货币。这是某种有价值的数字代币 , 是公开交易的。货币是区块链的一个必要元素 , 以协调所有参与者。这些代币的交易存储在账本上。

私有区块链完全没什么意思 (我指的是使用区块链数据结构但不具有上述三个要素的系统)。一般来说,它们对谁可以与区块链及其功能进行交互有一些外部限制。这些都不是什么新鲜事 ; 它们是分布式的仅可附加 (append-only) 的数据结构,其中包含授权添加到其中的个人列表。在分布式系统领域共识协议已被研究 60 多年 , 仅可附加的数据结构也是如此。就我所知 , 它们只是名义上的区块链 。

使用私链的唯一原因就是利用区块链进行炒作。

公共区块链的所有三个要素都结合在一起 , 成为一个提供新安全属性的网络。问题是 : 这真的有好处吗?这都是关于信任的问题。

信任对社会至关重要。作为一个物种 , 人类通过连接实现信任。没有信任 , 社会就无法运作 , 我们大多数人甚至不怎么深究它 , 这也说明当前基于信任的系统运作良好。

「信任」这个词有许多含义。有亲近的人之间的信任。当我们说我们信任朋友时 , 我们的意思是相信他们的意图,并知道这些意图所带来的行动。还有一种对不太亲密的人的信任——我们可能不认识一个人 , 也不知道他们的动机,但我们可以相信他们未来的行为。区块链使这种信任成为可能,例如我们不知道比特币的矿工 , 但我们相信他们将遵循挖矿协议 , 并使整个系统正常工作。

大多数区块链爱好者对信任的定义有一种不自然的狭隘。他们喜欢用一些流行语 , 比如「我们信任代码」(In code we trust)、「我们信任数学」(In math we trust) 和「我们信任加密货币」(In crypto we trust)。这里的信任 (trust) 其实是作为验证 (verification) 存在。但验证与信任并不一样。

2012 年 , 我写了一本关于信任和安全的书 , 叫《骗子和局外人》。在其中,我列出了四种非常通用的系统,它们是人类用来激励值得信赖的行为的系统。前两者是道德和声誉。问题是,它们只在一定规模的人群内有效。原始系统对小型社区来说已经足够好 , 但较大的社区则需要委托 , 以及更多的形式主义。

第三是机构。机构有规则和法律 , 诱导人们按照群体规范行事 , 对不这样做的人实施制裁。从某种意义上说 , 法律使声誉正式化。最后,第四个是安全系统。这些都是我们采用的多种安全技术 : 门锁和高大的围栏、报警系统和警卫、取证和审计系统等。

这四个要素协同工作 , 以实现信任。以银行业为例 , 金融机构、商家和个人都关心自己的声誉,这可以防止盗窃和欺诈。围绕银行业各个方面的法律法规让每个人都遵纪守法,包括在欺诈的情况下控制风险的备用方案。从防伪技术到互联网安全技术,人们有很多安全系统。

在他 2018 年的著作《区块链和信任的新架构》中 , Kevin werbach 概述了四种不同的「信任架构」。首先是对等信任。这基本上相当于我提到的「道德和声誉体系」: 一对彼此信任的人。他说的第二个是利维坦(蓝狐笔记 Cipher 注:leviathan, 神话中的巨大怪兽 , 这里指大型组织)信任,这与我提到的机构信任相对应。你可以从人类的合同系统中看到这一点,合同系统使得彼此不相信的各方能够签订协议,因为他们都相信政府系统将有助于解决纠纷。他提到的第三个是中介信任。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信用卡系统,它允许彼此不信任的买卖双方从事商业活动。他说的第四个信任体系结构是分布式信任。这是新兴的信任类型,尤其在特定安全系统中,它就是区块链。

区块链所做的是将对人和机构的一些信任转移到对技术的信任上。你需要信任密码学、协议、软件、计算机和网络。你需要绝对信任他们,因为他们往往是单点失败(蓝狐笔记 cipher 注:这里是指一个环节的失败导致整个系统失败)。

当这种信任被证明是错误时 , 就没有追索权了。如果你的比特币交易被黑客攻击 , 你可能损失所有资金。如果你的比特币钱包被黑客入侵,你将损失所有资金。如果你忘记了你的登录凭据 , 你将损失所有资金。如果你的智能合约代码中存在错误 , 你将损失所有资金。如果有人成功地破解区块链安全,你将损失所有资金。在许多方面 , 信任技术比信任人更困难。你是相信人类的法律系统还是相信计算机代码的细节(而你没有专业审计这些代码)?

区块链爱好者指出 , 更传统的信任形式成本很高 —— 比如银行手续费。但区块链信任的成本也很高 ; 只不过这种成本被隐藏了。对于比特币来说,这种成本就是挖矿的成本、交易费用和巨大的资源浪费。

区块链并不能消除人类对信任机构的需要。总会有一个巨大的范围,它光靠技术是无法解决的。人们仍然需要掌控,总是需要在系统之外进行治理。这一点在关于比特币区块大小的争论中 , 或者在修复针对以太坊的 DAO 攻击中,都是显而易见的。我们总是需要有在特定条件下推翻规则的能力,也总是需要有能力对永久性规则进行修改。只要硬分叉存在可能——当系统外部的人试图改变它时——人们就需要掌控。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