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程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识

量子链Qtum创始人是谁?量子链Qtum创始人戴旭光简介

量子链Qtum创始人是谁?量子链Qtum创始人戴旭光简介
量子链Qtum创始人是谁?帅初,原名戴旭光,量子链Qtum创始人,BitSE联合创始人兼CTO,28岁入选2017《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撰写了《从0到1建立自己的区块链》开发手册,阅读量

量子链Qtum创始人是谁?帅初,原名戴旭光,量子链Qtum创始人,BitSE联合创始人兼CTO,28岁入选2017《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撰写了《从0到1建立自己的区块链》开发手册,阅读量破万,是区块链极客圈的网红。

区块链行业看法和思考

帅初在朋友圈发表对区块链行业的“冷思考”,他认为行业会慢慢进入长跑期,不切实际的计划和假大空的项目会逐渐失败。

帅初还认为,行业会出现一些标志性事件,如监管事件、行业丑闻,大量项目和概念被证伪;行业会逐渐进入保守期,马拉松刚刚开始。

发几个冷思考:

1、历史会不断重演,取决于观察的窗口时长(1年,5年,还是10年)。

2、行业慢慢进入长跑期,产品比概念更重要,但是很多团队没有专业的管理和产品经验,跑不过这个时期。

3、不切实际的计划和假大空的项目,会快速挥霍完项目资金,逐渐失败。

4、行业会出现一些标志性的事件,加速行业洗牌,例如:监管事件,行业丑闻,某著名项目被证伪等。

5、ToB和ToC领域都会出现标志性的公司,并开始盈利,进入良性增长。

6、盈利性的基金会开始出现,基金会+公司的混合组织形式开始出现,token开始有分红价值,类似可以支付的股票,一键分红开始出现。

7、项目方开始思考盈利模式,大家开始谈论盈利模式,基金会的第一个盈利模式会来之投资收益,其次来之捐赠和主营业务,再其次来之生态服务。

8、大量项目和概念被证伪,媒体和投资者被教育,人们对待新项目小心翼翼,并开始保守。

9、解决实际需求和创造新需求的产品和项目会生存下来,并有机会被政府采纳,获得监管认可(这个需要5-7年时间)。

10、马拉松刚刚开始,专注技术,专注产品,思考痛点,解决问题,节约开支,关注盈利,放眼5年,展望10年。

1月26日旧金山BlockchainConnectConference大会访谈问答

Q:你是12年进入区块链行业的,当时这尚属乏人问津的地带,甚至很多人认为比特币是骗局。你为什么关注并加入了该领域?

A:2012年左右,当时国内区块链从业人数确实很少,从业者会说英语的都极为难得,大部分参与者是“土豪”。当时我去参加上海的分享会,现场也就二十来人;对比今天,动辄超过2000人,规模不可同日而语。

另外,当时大家最常一起聊的话题就是挖矿和比特币的交易,“区块链”这个概念还没有传开。

但是,我印象很深刻的一点,就是那时候无论技术人员还是土豪,大家和今天不太一样的一个特点,就是都还蛮单纯和理想主义的,讨论的都是比特币很牛逼,以及我要进入这个行业。

我自己是计算机背景,读CS读到博士,看了比特币的代码就认为,它的未来会非常有潜力。周围有不少人认为这是个“骗人东西”,那时我在默默想:他们是错过了又一波财富浪潮。这也给我一个警醒:就是听到新生事物时,最应该持有的态度,是全面细致地去了解;而非依靠道听途说的消息做判断。

Q:从学习、了解、到亲自下场,做量子链这么一个区块链,你的心路历程有何改变?

A:我读书期间,每天花很多时间泡在Bitcointalk这些论坛里,老师也没管过我,那是学习的黄金时间。然后从理论、到实践、再到今天带领Qtum团队,确实是个积累的过程,也走了很多弯路。

自己开始创业做项目后,我的感触就是,如果有志于成为区块链行业的顶尖开发者,而不只做一个Application应用,那一定要在编程的基础知识、算法设计和数学方面下很多功夫。区块链的程序化开发,不是前端实现这么简单的事情。它做到上层是很本质的,比如闪电网络的协议,就有很多数学理论在里面。

很多人以为编程是一个工具,其实你能打造自己更好的一个编程体系和解决问题的方法是最重要的。另外,要对最新的行业进展保持关注。这个行业变革速度很快,原本我以为能follow所有技术进展;现在,我可能只会follow一个领域的技术进展。这样,你就要先选择一个自己的方向,比如是做可规模化的扩容,包括实现更高的TPS(transactionpersecond)?还是关于privacy的研究?这涉及密码学理论;还有一个方向比如工业级产品,你想做一个全世界最棒的钱包;还可以尝试如何把区块链和其它领域,比如IOT做结合。

Q:你现在做的量子链,是把比特币和以太坊结合在一起。从你的角度看,这两个区块链有何异同?量子链为什么要把它们结合?

A:比特币,某种意义上是全球化的电子货币,这是不争的事实。每一天,近40亿美元的交易在发生;它已经成为一个全球结算网络,很难被替代。并且,很多死忠粉对它有宗教般的信仰,长期持有甚至加持。但是比特币的局限性在于:它未来很难成为一个基础性平台。

而以太坊,某种意义上,EVM也好,智能合约也好,都拓展了比特币有限的脚本语言处理能力。当然,比特币也能做一些简单的contract,可以实现一些简单的逻辑。但是,以太坊实现了极大的拓展,从脚本语言变为一个图灵完备的虚拟机,能支持更复杂的商业逻辑。总结而言,以太坊主要亮点就是,smartcontract能力强大,构建了一个全局的状态机,来处理很多商业上的逻辑。

我个人来说,则是想把智能合约的能力注入到比特币的整个生态系统里面,并且真正实现区块链的普及化应用。这是我做量子链这样一个平台的原因。

说的更具体些,比特币是一个很坚实的货币层协议,一个currencyprotocol。基于这个currencyprotocol,我能做一个通用型的blockchain协议,即把EVM部分加在currencyprotocol上面。在Qtum量子链上,你既能看到像比特币那样坚实的货币层协议,也能看到以太坊上面非常灵活的这一层协议。我们一直将Qtum定义为价值传输协议,再加上DAPPplatform,即分布式应用平台。

Q:讲讲你创办量子链的故事?

A:开发量子链的过程,确实有很多故事可聊。记得2015年我萌生这个idea时,还在担任一个startup的CTO。那时我们做基于以太坊的supplychain应用,所以就必须了解以太坊和智能合约的用途,怎么和供应链金融做结合。使用过程中,我发现以太坊有很多局限性,就想着如何创造一个更有价值的平台,那么第一步,是要找到一个切入点。

后来在国内参加meetup时,我发现两拨人都不喜欢对方:一个称对方为“比特神教”;一个斥对方为“以太坊骗局”。

然后我就思考:能不能搭建一个桥梁,把这两个社区连接在一起?这是量子链诞生的初衷。

Q:那你有没有想到,有可能两拨人共同将矛头对准量子链?

A:有这种可能性啊。但是我觉得:随着时间推移,一项事物才能被更多人更清晰地认知。其实到现在,很多人也不甚了解比特币,所以我也不期望大家能短时间内get到我在做什么,这个心理预期当初就建设完毕了。毕竟,如果你不太理解比特币或以太坊,那肯定也不太理解Qtum,因为它把这两个你都不太理解的东西放到了一起,认知的门槛就相对更高。

Q:现在,很多的Token根本不是currency,更像share(股票)。你觉得区块链和Token之间是怎样的关系?是否可能出现没有Token的区块链?

A:现在整个社区,也没有对token、currency和cryptocurrency(加密货币)给出清晰定义。至少这俩概念——token和cryptocurrency难以区分。我的观点里,认为后者属于前者的一部分。比特币本身就是比特币网络里面的一个token。Token包含cryptocurrency,也包含cryptoshare。监管部门更想打击的,属于cryptoshare。假如一家卖月饼的公司,发行cryptotoken,用来买月饼,那它某种意义上就是预付费,和cryptocurrency没有太多本质上关系。

我认为公有链里面cryptocurrency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意义。公有链必须有内置的货币体系,否则一来没有内在的激励性系统,二来没有门槛——这会造成巨大的ddos威胁。比特币,某种程度就是你参与系统的门槛。而以太币更定义成一种燃料,你跑任何DAPP必须支付以太币作为费用消耗掉。

Qtumcoin则有两层定义:一层偏向currency部分,类似比特币;另一层则是像以太币这样的燃料,你跑DAPP所需要消耗的燃料。

Q:五年十年后区块链可能带来什么KillerAPP(形容极其成功的杀手级应用)?

A:比特币本身就是区块链行业的KillerAPP。它借助区块链,搭建全球的货币体系和清结算体系。而这个东西原本只有国家才能做到。现在,我们通过技术手段实现这个影响力,是人类历史上了不起的创新。

现在区块链技术尚属于早期阶段。但它确实能创造trust和共识。在我的展望中,未来它会像水电煤气、像血液一样,贯穿全球商业世界;为每一笔交易行为提供大的小的trustservice(信用服务)。智能合约的逻辑已经在那里,随着时间推移我们慢慢会慢慢体验到它的影响力。

我还考虑过一种场景。现在很多开发者开发应用程序,要选择在iOS或安卓上开发。但假如未来五年十年,区块链成为globalcomputer,那么对开发者来说,开发流程会得到极大变革。我不会再说去appstore开发应用程序;而是在平台上,比如以太坊或量子链写几行代码和智能合约,想要的功能就能实现。我们要把区块链的protocol当做一个巨大的服务平台去实现,到时候越来越多人会去区块链开发DAPP,而不再专为appstore开发应用。

到时候会有什么变化?举个例子,我对手机说句话,比如“帮我叫辆车”,然后手机就把信号发到云端;后台开始计算数据寻找位置匹配司机;一句话说完五分钟,车就到了跟前;乘车后这个结算也在区块链上完成。

用户需求的,不是林林总总的APP,而是功能(function)。未来,我们只需要一个很大的blockchainarchitecture,通过blockchainservice,就能实现你所有的需求。

Q:去中心化,可扩展和安全三方面的关系如何看待?能否找到一个三者统一的区块链?

A:我个人认为作为公有链的本质,更要侧重于去中心化,这是它所有的意义所在。

如果朝着可扩展(scalability)发展,某种意义上就难以避免中心化趋势。这样的话你的竞争对手就换了个维度,成了支付宝,Chase银行或者Paypal。这也是为什么Qtum上选了classicproofofstate的原因,就是让每个人都有权利成为fullnode,拥有100%的对等权利,从信息不对称变成信息对称。Fullnode的意义是我有这个网络上所有信息,通过我的视角能够看透这个网络。

传统的技术服务体系里,所有消费者都是处于最低端的。举个例子,通过你的银行账户,你是看不透VISA和银行这些信息的,但是区块链上你可以。这就带来了巨大的商业维度变革——从中心化商业模式变成分布式商业模式。

公有链要更强调去中心化和scalability,security有时候要做一些妥协。其实某种意义上,从每个时间切片来看,比特币网络都没有共识——它牺牲了security的100%最终性,因为随时存在一笔交易被逆转的可能性;但因此带来了去中心化和scalability。

Q:归根结底,整个行业是从比特币开始的。现在大家更关心的,可能就是比特币本身的扩容。长远来看,这个事情会如何发展?

A:我觉得比特币扩容有很多不确定性,我自己也做过比较多研究。无论是否扩容,比特币都会长期存在(longlive),但是扩容会给它带来更多可能性。其实比特币就可以作为digitalgold,做价值存储。你看黄金,不可能一天交易几百次,大家就是拿来存储价值的。

对于其它区块链,如果你是个平台型项目,那你最终的服务能力最重要;但作为currencylayer来说,不扩容也能生存。只要有足够的去中心化,别人就放心,因为不会被强制征收,也能保护自己的隐私,它就有生存空间。但是作为generalplatform,很多performance问题要解决:比如合约是否得到了加密?application的TPS能做到多少?能服务于多少用户,50还是50万?这是我们长期考虑scalability的原因。

我们可以分开来考虑:Currencylayer扩容与否都会存在;作为服务型平台,必须考虑scalability这个东西。

未来比特币发展途径和平台(platform)发展途径不太一样。比特币可能会越来越渗透到支付体系中,可以拿来购买各种吃喝玩乐的东西。它的生态系统中,把扩容问题下放到第二层的处理商,比如BitPay这样的交易所处理机构;链上扩容有需求,但不是那么强烈的需求。因为比特币中心化的服务商未来越来越多,不需要每笔交易都到链上走一遍。

最后,我的心得就是:区块链技术仍处于早期,我们的发展过程就是:遇到坑,填平坑,继续往前走!

帅初被滞留机场时给大家带来了很多新思考新想法,以下为他个人言论原文:

因为最近忙于开发,而随着Qtum被更多的人认识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的疑问。比如既然有了比特币和以太坊,量子链的意义在哪里?比如量子链与EOS的区别?量子链与其他区块链的区别?当然还有圈外的其他行业的人士的一些疑问:比如ICO与股权融资的区别等等,不论是社区本身,还是社区外的人士对量子链和区块链行业很多时候都是雾里看花,很难有一个准确的认识。造成这个问题有很多原因。

01、区块链作为技术变革和组织理念变革的结合体,很难被大众理解。2014年之前,在这个行业里面基本上没有区块链的提法,从2009年-2014年,行业从业者使用的都是比特币或者加密货币的名词,2014年以后,由于“币”具备很强的金融属性,很难与主流社会融合,因此行业慢慢使用区块链技术(BlockchainTechnology)来抽象出加密货币背后所使用的技术集合,作为一个中性词汇,开始慢慢走入主流视野。区块链网络本身是一套复杂的软件系统和软件工程,所采用的数学原理,密码学原理,网络架构,共识机制,经济学模型,如果没有经过高等教育理工科背景的培养,是难以理解的。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