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程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识

看似神秘的区块链世界里到底每天在发生些什么?

看似神秘的区块链世界里到底每天在发生些什么?
看似神秘的区块链世界里到底每天在发生些什么?我遇到很多团队,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要做什么项目,然后就跑来问我:我该怎么才能"埃西欧".我一直劝他不要"埃西欧",然后几个月过去了,

看似神秘的区块链世界里到底每天在发生些什么?我遇到很多团队,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要做什么项目,然后就跑来问我:我该怎么才能"埃西欧".我一直劝他不要"埃西欧",然后几个月过去了,他们已经着手开始设计token模型了。

这是区块链看起来比较糟糕的一面,因为有一大堆根本不懂比特币和区块链的人,现在都想把自己的项目"埃西欧",从中赚一笔横财,这肯定是不work的。

那好的方面是什么呢?就是最后那些不管怎样work了的项目。因为区块链就是一种创新,创新肯定会被懂的人利用创造出更有价值的东西。

小编认为中本聪解决了一个人类之前无法解决的问题:人的治理

你怎么去组织一个庞大的人群,怎么管理这些人,让他们彼此能达到最好?

人类简史里面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世间万物都是故事。

钱是一个故事、宗教是一个故事、银行是一个故事、国家是一个故事、公司是一个故事等等。

如果从明天开始我们都不相信这些故事,那这些东西本身就不会存在。

所以,人类本质上就是一只会讲故事的猴子而已。

但通过故事,我们可以把所有的人群都组织起来,这一点最终帮助我们成为了地球上最厉害的物种。

我们是地球上唯一可以打破地域限制和血缘限制来联合陌生人进行协作的生物。

蚂蚁蜜蜂只能在小圈子里协作起来。

但我们可以通过一个共同的故事,让5000个人相信我们都是基督教、让5000个人相信我们都是美国人,从而让这5000人拥有相似的行为和动作。

这些故事最终让我们可以创造出不同的网络。

钱是一个网络、美国是一个网络、社区是一个网络等等。

但问题是,你怎么去运行这些网络?

你怎么管理网络,怎么治理网络里的人员,怎么决定这个网络应该由谁来负责?

对于这些问题,历史给出的答案看起来好像都并不完美。

其中有一个答案是,让我们选出一个人来当国王当皇帝,赋予这个人至高无上的权力,让他发号施令,告诉剩下所有人应该怎么办?

还有一个答案是,让我们找出一群上流的社会精英,让这群社会精英告诉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这群精英可能是"美国药物管理协会"、可能是"新闻"、可能是"大学教育系统"、可能是"国会"等等

由精英们负责告诉我们在社会里应该这样生活,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还有一个答案是一人一票的民主方式,它可能是"暴民政治"、是"法国革命"、是"人民大众".

所有这些答案,在某些情况下都可以运行得不错,但最后都会难免发生"公地悲剧",产生腐败、欺骗、权利勾结等等。

核心的问题是:

人类应该怎么组织和管理?

你怎么治理网络、怎么为群体做决定?

中本聪想出来的办法是一种开放式的系统,更贴近民主的那套玩法,但这个开放系统同时又是基于按劳分配、任人唯贤的机制,它是根据个人对整个网络的贡献值来进行调整的。

比如,在比特币里,矿工贡献的是算力的大小,这也是矿工获得比特币奖励的最主要的贡献依据。

所以,区块链这套新的方法,解决的是人类非常基础的问题,它是人类基本问题的一次全新的突破。

市场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网络,它同时也是根据每个人的贡献值调整奖励大小的系统。

中本聪的突破,是把市场的力量和计算机网络结合起来。

中本聪在计算机网络里塞进了一个市场。

从计算机网络出发,最终我们又会慢慢回归到人类物理世界的网络。

所以,这是一种全新的、完全不同的组织人类的基本方式。

它解决的是人类社会非常非常基础的问题。

从五万七千年前的人类文明开始,我们到今天终于有了另一种对人类进行组织管理的新方式,借助计算机的方式。

所以,我很开心自己身处于这样一个建造新的组织方法的历史节点里,这是人类的基本问题。

那么,如果解决这个非常基础的问题的前提,是必须让每个人都稍微有点贪念、觉得自己能够从中赚到钱、变得投机一些,好让大家都能上船,那挺好的,我觉得这个代价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让我们直接开始这么干吧!

钱正在把所有人都往区块链里面推。

但其实我们正在创造一个比我们自身要大多的东西。

当然,也比钱要大得多。

如果从这种角度来看的话,我们说区块链是继互联网之后最伟大的发明、最重要的创新,其实并不是一种狂热的说法?

我觉得我们可能对 token 代币这部分东西有点过于狂热了。

我们可能高估了 token 的部分,但是又低估了去中心化的决策机制的部分。

去中心化是关键

我希望我们都能回想一下互联网刚开始出现的那个阶段。

当然很多人可能当时还没出生。

小编依稀记得在90年代,小编第一次看到互联网真正开始流行起来的时候,浏览器和各种网站出现,小编脑子里的想法是:卧槽,世界要大变!

互联网肯定会改变世界上所有的东西!

我们将不再拥有任何的中介、中间商,很多事情都不会再有瓶颈和限制。

这些东西都是当时可以预想到的。

但完全没想到的是,原来我们在互联网上还会产生另一堆新的"地主".

这群地主是 Google、Facebook、亚马逊、Twitter等等。

他们抢占了我们所有的数据。

每个地主都为用户建造了一座专属的小监狱。

这当然是个很棒的系统。

说认真的,这套系统肯定是要比之前那套来得好?

相比纽约新闻、华盛顿日报代表着"信息"的绝对权威和绝对正确,互联网这套系统肯定是进步的。

互联网已经更民主了。

但你看看Spotify、Soundcloud这样的公司,你会发现,权力集中在这些中介身上后仍然是难以想象的。

这些中介拥有的权力实在是太大了。

权力集中已经大到,整个结构是非常脆弱的,像一层薄冰。

如果十年前小编告诉你,10年后全世界所有的出租车加起来,只会有一家运营公司统一负责管理,你肯定会觉得小编脑子坏了。

但是今天,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这家公司就是滴滴,或者uber)。

这个版本的世界已经在慢慢成型了。

但我觉得我们很幸运。

区块链是这个世界的一次偏差。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互联网有点丧失信心,因为这些地主建造一座座监狱、它们围起来的高墙,它们手里的资源和能力垄断了整个市场。

但我们希望互联网应该是更平权、更民主的。

为什么互联网最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小编认为原因是互联网在底层协议上,它的设计一开始就是不完善的,最终就产生了"公地悲剧"的问题,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可以很方便地使用这块公地,但与此同时,每个人也都可以肆无忌惮地破坏公地、为所欲为,最后公地就被毁了。

但通过区块链,我们正在建造的协议是一个懂得分配资源的协议。

这个协议会说,你不能这么无限制的使用服务器资源、或者是互联网的带宽资源,你不能这么免费地使用公共资源,你必须支付一定的成本去获取这些算力和带宽,你必须为这个系统做出一定的贡献。

我们后面可能会看到电力清洁能源网络、自动驾驶网络这样的东西出现。

这些网络完全由机器和算法来进行操作,通过区块链统一管理调度。

区块链就是这些网络的管理员。

它是去中心化的。

我们现在正处于互联网转型的过程

互联网从很多庞大的中介,转变成少数几个小一点的中介,到最终完全没有中介。

互联网会变成一个巨大的网格网络

人们存储的所有文件、公路上的自动驾驶汽车,所有的东西都会通过这个巨大的网格网络控制。

所以,小编在此再重申一遍,作为人类,我们正在创造一个比我们自身大得多的东西。

这个东西就是如何管理我们人类自己。

我不想把对话延伸到AI领域,因为我觉得AI跟人类不处在同一个意识水平上,但这确实是我们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突发特性。

互联网的基础架构,正在重新朝着互联网诞生之初的去中心化的理念和方向进行调整。

去中心化为什么那么重要?小编将在后期再来分享。

很多人以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加密技术的了解并不充分,但是在上周五举办的金融科技论坛上,该监管机构的表现令人惊叹。从原子交换到空投和硬分叉,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华盛顿特区举办的这届金融科技论坛证明他们一直在关注加密行业,而且比我们想象的有更深入的了解。

约舒华·阿什利·科拉曼(Joshua Ashley Klayman)是高端法律公司Klayman LLC管理合伙人,她表示:

“很明显,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一直在倾听加密社区——以及他们的忠告。事实上,正如该监管机构自己所言,他们的确花了很多精力来理解这个行业。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一些技术方面的术语(包括原子交换等)非常了解,这看起来非常舒服,因为这样,让本届金融科技论坛可以不局限在区块链基础层面,而是可以进行更高层次的讨论。”

约舒华·阿什利·科拉曼是本届金融科技论坛受邀发言的成员之一,她和其他参会者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交易和市场部副主任伊丽莎白·贝尔德(Elizabeth Baird)就原子交换进行了交流。具体而言,伊丽莎白·贝尔德询问此类交换在转移或交换加密货币的时候是否会降低风险。事实上,原子交换是目前加密行业最先进的交易处理方式之一,允许各方在没有中介的情况下将一种加密货币兑换成另一种加密货币,只要任何一方没有完成兑换,这笔交易就不会完成。

在另一组讨论中,“四大”会计事务所德勤的艾米·斯蒂尔(Amy Steele)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投资管理部门的高级特别顾问珍妮佛·麦克休(Jennifer McHugh)讨论了空投和分叉问题,前者是一种大量赠送代币以刺激普及率和应用率的方式,后者是可用的分叉原生代币,两人分析了空投和分叉是否会引发、或影响消费者风险。

即便有些问题上没有搞清楚,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官员仍然保持了谦虚地学习态度,而不是掩耳盗铃不思进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数字资产高级顾问瓦莱丽·斯泽帕尼克(Valerie Szczepanik)在谈及以太坊智能合约编程语言进行名称检查问题时坦言,她需要与开发人员和监管机构进行更多对话,瓦莱丽·斯泽帕尼克说道:

“我们需要彼此‘翻译’给对方听,开发人员要给我们解释技术问题,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也要给他们解释监管举措。我们还了解到,联邦证券法与计算机科学家一样复杂,因为在Solidity中编写智能合约对监管机构来说是很难理解的。”

另一方面,Solidus Labs首席营销官Chen Arad也参加了本次金融科技论坛,他透露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高级官员其实完全可以很轻松地讨论各种技术问题,包括节点、共识机制和智能合约。Polsinelli律所股东、律师史蒂芬·鲁滕伯格(Stephen Rutenberg)对Chen Arad的看法表示认同,他认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分布式账本技术的理解超出了大多数人的想象。

不要屏住呼吸

尽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本届金融科技论坛上展现了自己在加密行业领域里的专业度,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在加密货币和证券法方面做出任何重大变化。

资产管理公司Bitwise首席运营官泰迪·法萨罗(Teddy Fusaro)以他们申请比特币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为例,他认为监管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变化。事实上,目前交易所交易基金的监管法规是在25年之前推出的,但至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仍未针对寻求监管豁免的ETF发行方发布标准规则。

约舒华·阿什利·科拉曼也认同泰迪·法萨罗的看法,她补充表示“法律规定的是法律内所表述的内容”,除非签署处理新资产类别的法律,否则加密行业不应期待对现行法规做出更多不同解读,而且这么做也是无意义的。

然而,尽管监管机构不会在法律法规上做出重大改变,但这并不意味着那些担心可能出售未注册证券的公司无法追索。史蒂芬·鲁滕伯格透露: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这次释放的一个最大信号就是,他们愿意向不销售代币的初始代币发行项目方发送不采取行动函,这其实也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企业金融部负责人威廉·辛曼所表达的意思。”

不过史蒂芬·鲁滕伯格特别提醒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迄今并未就所谓“不采取行动函”发布任何实际指导方针。他补充表示:

“本届论坛令人感到失望的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并没有做出坚定的承诺或提供更明确的指导。”

此外,本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金融科技论坛并没有讨论太多市场操纵的问题,而这其实是该监管机构最关注的问题之一。实际上,此前一些比特币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提案遭到拒绝就是因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担心市场操纵问题,而Bitwise为了进行澄清,已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两份报告——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本届论坛没有详细讨论此问题的原因之一。

不可否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仍然会关于更多关于市场操纵和监控基础设施的问题,尤其是越来越多的客户正在关注机构投资者和他们的资金。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